博金彩票-博金彩票网址

我让左青去停车,自己走到了里面当我刚刚走进

刘四赖子紧咬牙关道:“你们这帮傻比,他们也在汽油里面呆着呢?只是吓唬你们而已,他们难道不怕火吗?”
 
    话音未落,我微微笑了笑,手中打火机已经扔了出去,哗的一下左侧的那边已经燃起了火光,这下子可将刘四赖子吓坏了,尖叫道:“救火,救火啊……”
 
    他的那十几个手下,有的脱下衣服,有的拿灭火器,有的拿水桶,一顿折腾,好不容易将这一块地方的火给灭了。
 
    刘四赖子看着我,露出了恐惧的表情:“大哥,我们没仇吧!小弟要是哪里做得不对,我改,并且登门道歉。”
 
    我笑了笑,缓缓的走到刘四赖子面前,大马金刀的坐下后说道:“你不认识我了吗?”
 
    刘四赖子死死的盯着我,突然尖叫道:“你是林白风。”
 
    我伸了个懒腰,假装有气无力的说道:“你知道的太多了,我只好杀人灭口了……”
 
    刘四赖子脸都紫了,身子哆嗦的说道:“你到底要干什么?”
 
    我笑嘻嘻的看着他,无可奈何的说道:“既然你认出我了,我也没办法了。其实,我只想过来和你谈谈事情,关于那合约的事情。”
 
    我都说道这个地步了,刘四赖子再傻逼也知道怎么做了,他尖叫道:“不,我不认识你,从来都没有见过你。”
 
    我满意的点了点头,笑嘻嘻的说道:“你确定没有见过我?”
 
    刘四赖子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,大声说道:“哥,你说什么就是什么,我从来没见过你,至于那合约是齐四让我送去的,我真的不想那么做呀!”
 
    我笑着拍了拍他的肩头道:“你误会了,我来这里,其实并不是质疑夜店联盟的规章制度,我其实是对这家野玫瑰有点兴趣。”
 
    也不知道是痛苦还是怎么的,刘四赖子露出了痛苦的表情,满脸无奈的说道:“大哥,您说……”
 
    我打了个响指。
 
    身后立即有人送过来一份合同,上面正是这个野玫瑰的转让合同,至于价格,其实是很少的。
 
    刘四赖子拳头用力握紧,我想他现在肯定很后悔,不过对于他来说,如果不签,我或许真的会放火烧了这里,到时候就什么都没有了。更何况,在他看来,我是真的能动手灭他。
 
    最终,他轻轻要了摇头,在纸上签约了这个合同。
 
    我很满意的看了看刘四赖子,突然说出了一个他根本想不到的条件。
 
    “我这家野玫瑰酒吧!就送给刘四来管理了,至于收入也由刘四全权支配,我绝对一分钱都不要。”
 
    刘四赖子当时就傻眼了,莫名其妙的看着我,完全不解的看着我说道:“你,到底要干什么……”
 
    我笑了,挥了挥手后拿出一份文件后说道:“来,乖,将这份文件签了!”
 
 第四百零四章 大个
 
    刘四赖子本来以为没事了,可拿起这份文件之后,脸色惨白,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三步,说道:“我不能签!”
 
    我活动了下身体,右手从旁边的人手中接过个棍子,突然狠狠的挥了出去,“咔吧”一声,直接将他的胳膊打断,
 
    “你来酒吧的时候,不是很牛逼吗?”
 
    刘四赖子没想到我下手这么狠,惨叫着:“林白风,你……”
 
    我双目凶光,露在大口罩上,带出了冷冷的杀机:“你是不是没脸?”
 
    说完这话之后,手中的棍子拼命的向他挥了过去,打得他哭爹喊娘。刘四赖子有几个手下刚想过来帮忙,燕九便拿起了打火机,冷冷的说道:“你们别自讨苦吃!”
 
    别看刘四赖子平时呼三喝四的,可现在关键时刻,还真的没人管他,一个个不由自主的向后缩去。
 
    可就在这个时候,不远处有人终于忍不住了,大声说道:“你给我住手!”
 
    我转过身,望向不远的地方。
 
    却见一个身高足足两米的男人从包房里走了出来,他的皮肤虽然很黑,但在灯光的反射下,显得油光熠熠,十分健康。
 
    我转过头笑了笑后说道:“你是什么人?为什么要多管闲事。”
 
    那人瓮声瓮气的说道:“我不是这个夜场的人,可我看不惯你,杀人不过头点地,你过份了!”
 
    我呦呦两声,嘿嘿笑了笑道:“没想到我在这里,还能看到有打抱不平的人呢!”
 
    小毛嘿嘿一笑,右手抓住一个棒球棍就冲了上去,对着这个壮汉狠狠的挥了过去:“让你多管闲事!”
 
    我们都没想到,这大个子根本没躲,右臂猛然抬了起来,正好拦在那棒球棍上。咔嚓一声,这棒球棍直接裂开了,木头屑子飞了一地。小毛当时就傻眼了,这个可是货真价实的硬家伙,就算是打在一头牛身上,牛也够呛。可眼前这个大汉竟然啥事没有,简直是见鬼了。
 
    这大个子被打之后,不由哼了一声,右手已经抓住小毛的脖子用力一扔,直接将他扔出去三四米。多亏两个人冲上去接住了小毛,否则他非摔个好歹不可。
 
    阿达脸色一变,快速的冲了过去,右臂狠狠的挥出。
 
    只见这大个子毫不畏惧的还了一拳。
 
    两只拳头狠狠的撞在一起,阿达的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,不由自主的退后了三四米,而那大个子身子向后退了半步,随后晃了晃拳头说道:“别看你个头不高,劲可不小啊!”
 
    我们这些人不由得吃了一惊,之前我们在酒吧玩那种臂力游戏的时候,阿达绝对是首屈一指。后来我测试过,阿达的力气比普通人至少大两倍,而我又让左青有意的训练阿达,他的拳头力量绝对是正常人的两三倍,现在却被这男人轻松的打退,可见这个家伙力气多大。
 
    我皱了皱眉,向前一步道:“你真的多管闲事了。”
 
    “我不想找事,可你太过份了。”
 
    我扫了这大个一眼,微微点了点头,缓缓说道:“你很厉害是吧?可你一个人能打过多少人呢?”
 
    说话间,我的兄弟们已经围了上去。
 
    这大个子看了看这些人,猛然大叫道:“兄弟们,有人难为我,你们看看怎么办吧!”
 
    却听到脚步声响起,大约三四分钟之后,很多人从后面的包房里钻了出来,一个个来到大个子身边,凶神恶煞般的说道:“谁?谁欺负头儿!”
 
    我看了他们一眼,不由得暗暗吃惊。
 
    这些人至少也是一米八,身材健壮,偶尔有一米七左右的男人,也全身肌肉高高隆起,身材健硕的像健美冠军一样,再看看其他人,一个个皮肤黝黑,身体结实,看起来就十分吓人。
 
    我的那些手下也惊呆了,虽然他们也没少打架,但从外表上看起来,绝对不是这帮家伙的对手。
 
    我微微的皱了皱眉头,缓缓的对大个子说道:“你是什么人?”
 
    大个子哼了一声道:“你别管我们是什么人,总之这件事你做的过份了,离开这里,什么事情都没有。”
 
    燕九看了眼我低声说道:“大哥,这些人不好惹,咱们还是改天在找麻烦吧!”
 
    再看刘四赖子满脸的兴奋,他被两个手下搀扶着来到大个面前,满脸谄媚的说道:“罗头,以后兄弟们来这里找乐子,一律五折,改天我给你安排两个年轻的小女生,准保让你爽!”
 
    哼!
 
    大个子没说话,只是冷冷的看着我,那意思是,这闲事我管定了。
 
    面对这十分有压迫力的气势,我轻轻摇了摇头,伸了个懒腰后坐在了沙发上,笑着说道:“你们不是夜场的人,可却如此的有力气,那就只有一个可能,你应该是第二钢铁厂的人。”
 
    大个子愣了一下,低着头说道:“这与你没关系。”
 
    我说:“我承认这件事与我没有关系,但我却知道你们工厂因为长年亏损,所以导致最近好像在裁人,不知道你们领导知道你们出入夜场,而且和社会上的人打架,是否算是违反厂规了呢?”
 
    大个子眼神中明显出现了退缩的表情,他紧咬牙关说道:“可这件事,明显是你做的不对!”
 
    我再一次笑了。
 
    “不对又能怎么样呢?你们这些人有自己的工作,我们也有我们的规矩,你们如果越界的话,可怪不得我们不讲规矩。”
 
    大个子是不在乎,可他那些朋友工友们害怕了,一个个来到他耳边交头接耳。
 
    我轻轻的摇了摇头,对着阿达说道:“你将车里的人请过来,要客气点。”
 
    过了一会,只见从外面走进来一个人,这人刚刚进来,那大个子当时就傻眼了,满脸不可置信的说道:“厂长,你们怎么会在这里?”
 
    被他们称作厂长的男人面目阴冷的扫了他们一眼,沙哑的说道:“快点给我滚,否则明天就不用上班了!”
 
    刚才还无所畏惧的大个子身子哆嗦了一下,连连点头,带着自己的工友离开了这里,不管刘四赖子怎么劝都不行。当这些人走了之后,那位厂长对着我抱歉的说道:“林经理,实在对不起了,以后我一定会好好管教这些人的。”
 
    我笑了笑送走了这位厂长,随后转过身来对刘四赖子说道:“我们可以继续了,是吗?”
 
 第四百零五章 冷落
 
    唯一的救星被人带走,刘四赖子脸色一片惨白,他不是那种不怕死的人,低着头说道:“我今天晚上会离开江春市,这个野玫瑰酒吧归你了。”
 
    我扫了他一眼后说道:“你不能走!”
 
    刘四赖子差点哭了,也顾不得什么,连滚带爬的来到我面前,抱着我的腿说道:“大哥,你给我一条活路吧!”
 
    我只是冷冷的说道:“昨天,你来我酒吧的时候,不该侮辱我的兄弟!”
 
    刘四赖子最终低下头,对天发誓道:“我刘四能对天发誓,从今天开始绝对不和您作对,更不会报复你,如有不甘心,天打雷劈,不得好死。”
 
    我并没有继续下去,对着手下挥了挥手,说道:“咱们走!”
 
    在车上,燕九摘下了口罩,不满意的说道:“大哥,你还真信那刘四赖子的话呀?他们这种人发誓和放屁差不多。”
 
    我轻轻的摇了摇头道:“我当然不信他发誓,他现在估计就会给齐四打电话哭诉。”
 
    小毛精神一振道:“难道我们真的要和齐四开战了?”
 
    我轻轻摇了摇头道:“齐四如果真想不顾一切的灭掉我,自然就不会用这种方法了。”
 
    小毛挠了挠头,还是弄不明白。
 
    我没有解释下去,而是对着左青说道:“明天早上的时候,给第二炼钢厂送点礼物过去,而且帮我调查调查这个工厂的人。”
 
    小毛不屑的骂道:“一帮臭打铁的,有什么了不得。不过今天累坏了,回去不找萨琳娜了。”
 
    萨琳娜是小毛处的一个相好的,岁数比小毛大十岁,可能是小毛从小就没有爸妈,所以缺少母爱。所以才会和萨琳娜相处的来。我点了点头道:“你们早点休息,我还要去别的地方。”
 
    燕九一愣道:“大哥,你跟我去吧!”
 
    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后说道:“小九,我发现你现在话越来越多了,以前对我言听计从,现在是翅膀硬了嘛?”
 
    小九毕竟岁数不大,一听这话,不由满脸怒火:“大哥,你这是什么意思。”
 
    我能够感觉到小九的愤怒,可却根本不在乎的说道:“小九,你难道还犟嘴吗?”
 
    燕九看了看我,脸色变得很难看,哼了一声不再说话。小毛在旁边见有些尴尬,拽了拽小九的胳膊后说道:“九哥,你也别老围着小颖姐转,跟我走,我给你找个身材好的……”
 
    他们下了车之后,我来到副驾驶,左青开车很快离开了这里。
 
    他一边开一边说道:“风哥,你最近似乎在疏远小九,他对你可是忠心耿耿。”
 
    我叹息了一声,我刚才是故意的,我越在这行久了,越知道这是无底泥潭,我为了父亲,为了几个女人,身不由己的陷了进去,可燕九岁数还小,如果这么下去,迟早会变得双手沾满了血。
 
    他这个人够情义,而且并不是那种罪大恶极的人,我实在不忍心再让他深陷其中。
 
    “我怎么会不知道?我自从在南淮见到小九,他就对我忠心耿耿,甚至还拒绝了土匪的拉拢,这份情谊永远在我的心中。可他不是你,你毕竟已经成年,而双手也沾满了血,根本脱离不了这里。而小九则不同,他岁数小,而且还和小颖情投意合,只要有机会让他离开这一行,桑彪再帮帮忙,应该可以过上正常人的生活。”
 
    左青叹了口气,用低低的声音说道:“有你这样一个老大,燕九始终是幸运的。”
 
    我无奈的笑了一下。
 
    “我不是你们老大,我是你们兄弟!”
 
    左青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说下去,而是踩了脚刹车,说:“到了!”
 
    我下了车抬起头,上面霓虹灯牌上面写着首尔御庭足疗店。我让左青去停车,自己走到了里面。当我刚刚走进去的时候,立即有一个漂亮的迎宾小姐走了过来,微笑着说道:“先生你好,我们这里是正规韩国足疗店,您需要什么服务?”
 
    我看了看上面的牌子,指了了指价格最高的那个说道:“就这个吧!”
 
    迎宾小姐点了点头,笑着说道:“您选择的是宫廷皇族古法双飞按摩,请你在这里换鞋,然后上三楼,有人会专门接待你的。”
 
 
    两个身材很好,相貌出众的女子走了进来,她们穿着看似很保守的旗袍,可实际上,稍稍弯腰,就能够看到那汹涌的事业线,而脚下的丝袜也显得十分勾人。
 
    两个人笑着说道:“今天,我们两个人给主人按摩,如果主人有什么不舒服的……”
 
    话音未落,我的表情变得冰冷:“我不喜欢你们两个人,给我换了。”
 
    两个按摩员对视了一眼,和我行了礼,走了出来。没有五分钟,又进来了两个女子。可是我依然表情冷漠的说道:“换人!”
 
    连续换了七八个人之后,对方终于有点忍不住了,一个身材高挑的年轻女子走了进来,而她的身后站着两个穿着西装保镖。她很快来到我得面前,脸色甜美的说道:“不知道贵客是哪里的人,对我们这里的按摩员如此的挑剔。”
 
    我点了点头道:“不错,这些人都不能让我满意。”
 
    女子皱眉道:“至少也说出条件,我们御庭足疗虽然并不算是最高档的地方,可按摩员的素质可是首屈一指,你这么做似乎不妥吧!先生如果是来按摩的,我们会竭尽全力让您满意,可如果先生是来干别的,那我们也不是吃素的。”
 
    我看了她一眼,突然笑了笑道:“其实我也不是那么挑剔的人,不过你们这里的按摩员透着一股子俗气,我想换换口味,不知道你们这里有没有……”
 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